Skip navigation

Daily Archives: June 6th, 2007

Sometimes, Everytime.

Sometimes, Everytime. Somehow, I wished i was more determined.

Videos.

My friends would paste me URLs of videos to watch every now and then. Recently, there is this friend who pasted me a few urls and told me “Die die must watch”. I was busy so, I only watched them a moment ago. Can someone tell me, Why do I have friends like this?

誓言- 求佛

誓言- 求佛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 我想我就快变了模样 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 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闭上眼看见天堂 那是藏着你笑的地方 我躲开无数个猎人的枪 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 为了你 我变成狼人模样 为了你 染上了疯狂 为了你 穿上厚厚的伪装 为了你 换了心肠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 希望可以感动上天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当我在踏过这条奈河桥之前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闭上眼看见天堂 那是藏着你笑的地方 我躲开无数个猎人的枪 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 为了你 我变成狼人模样 为了你 染上了疯狂 为了你 穿上厚厚的伪装 为了你 换了心肠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 希望可以感动上天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当我在踏过这条奈河桥之前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 希望可以感动上天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当我在踏过这条奈河桥之前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

百年好合

I wonder what will happen when this is done in Singapore. See the block reflected in the car’s window? That’s the apartment i live in, on the top level.